苏沐秋

幻梦(伞修)

#我不是故意的,这是一篇作死要交给老师的作文#
#反正老师也看不懂#

这天,是苏沐橙出嫁的日子,温和的阳光从屋外透过窗户,撒向这充满着幸福的大厅。叶修一改往日的懒散,身着修身的西装,不管站在哪里,都是那么的吸引别人的眼球。整场婚礼下来,叶修的行为举止都像一位从小接受这良好教育的富家公子,他的嘴角微微上扬,看向苏沐橙时,满是温柔,脸上一直挂着的嘲讽也被他藏的很好,让认识他这么多年,深知他是什么样子的人大跌眼镜,但也深深的感受到叶修看到苏沐橙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后是多么开心。
婚礼结束之后,来宾接连离开,到最后,整个大厅中只剩下他一人,阳光不再照射窗子,悬挂着的水晶灯也只剩下一盏散发着淡淡的光,看起来是那么冰凉,没有一丝温暖。他的嘴角仍是翘起的,却感受不到之前的温柔,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悲伤,那是微笑的泣颜,从他的眼睛看进去,仿佛看见了倾盆大雨。但他从来都是一个情绪内敛的人,哪怕是曾经被迫退役,他也还是那不变的表情。周围一片寂静,只能听见淡淡的皮鞋踢在地面上的声音,他沉默地走到一个桌子旁边,静静的坐了下来,面色越来越阴沉,几乎与周围的昏暗融为一体。
突然,他猛的站起,目光转移到了那还没有收走的一箱啤酒上,大步走了过去,将那啤酒搬了过来。电子竞技的职业选手基本滴酒不沾,因为喝完酒之后的手会抖,严重影响比赛状态,再加上叶修酒量本身并不好,基本上是一杯倒,哪怕是退役了,他也很少碰这个物件。但现在,他一瓶一瓶地往下灌,由于喝的太快,一些啤酒甚至从他的嘴角流了下来,流向那纤细的脖颈,浸湿了西服里的那件白色衬衣,一片湿晕。但他却毫不在意,一直把自己灌到被酒精完全麻痹,“何以解忧,唯有杜康”,他似乎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来消散一直以来沉寂在他内心深处的情感……哐当一声,本就不胜酒力的他一下子趴在桌子上,而喝完后随意扔在桌上的那些酒瓶因为他的动作,顺着桌子随意的滚下,掉到了地上。
“喂,妹妹……我给你嫁出去了……”他喃喃自语到,抬头的动作细微到看不见,好像是在对着什么人说。
夜色……渐浓。叶修……醉的很深。迷迷茫茫之中,隔着一层水雾,他的眼前出现一个人。那人的穿着很简单,白衬衫深蓝牛仔裤黑色短靴,左手还打着一柄透明的伞。这一切都让叶修生起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他微微眯起眼睛,让眼睛处在一种精准的聚焦状态,他想要看清这个人的五官,但不管怎么努力,眼睛上的薄雾就是顽固地阻碍着他的视线。他的眼睛眨了又眨,那层令他厌烦的水雾最终破碎开来,变成了一颗又一颗晶莹的水珠,从他的眼睑蹦出,一颗一颗地滚落。
叶修看清楚了,这个人,便是苏沐橙的哥哥,苏沐秋,那个在他年轻气盛离家出走后不顾自己的经济状况毅然决然收留了他的人,那个为了妹妹甘愿付出一切的人,那个才华横溢的人,那个……在十八生日后出车祸身死的人……这个人是他的挚友,亦是他一生都无法放下之人,这个人的离去是他心中永远的痛。
叶修说过“荣耀,在玩十年也不会腻”,对他来说,荣耀早已不是一款游戏那么简单了,这是他与苏沐秋除了苏沐橙之外连接的唯一桥梁了,每当他在游戏里“兴风作浪”时,他便感觉苏沐秋就在他的身旁,从未离去……这也是他在打败曾经的战队“嘉世”后毅然决然抛弃跟了自己十年的账号卡“一叶之秋”而选择“沐雨橙风”的原因,不只是为了让苏沐橙有账号可以打比赛,更是因为那张卡,是苏沐秋以苏沐橙为原型捏的脸,也是他当初决定那去打比赛的。当初他们说好了要并肩同行,但所有的一切,均在那场车祸中灰飞烟灭。当时叶修正和苏沐秋打电话,而出事后手机那头刺耳的声音,让他痛不欲生,也让他拒绝再用这个电子设备……
“阿修……”眼前的人嘴巴微动,吐出了他朝思暮想的声音,“沐橙,多谢你照顾了……还有……辛苦了……”说罢,苏沐秋便把叶修抱在了自己的怀里,叶修伸出手,想要抚摸这个只能在他梦中出现的少年了,但还没有摸到,苏沐秋的身形就开始一点点变淡,随后消失在叶修眼前,似乎他从未来过。
“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这是叶修在晕倒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这也是苏沐秋生前常说的一句。对于苏沐秋来说,荣耀是一场盛世,但叶修更想要的是成就这一场盛世的他。叶修他愿用自己一身荣耀,换苏沐秋重来一生,哪怕他无法成为众所周知的“荣耀教科书”。